雨夏晴冬

婚车

小姑娘太傲娇不好

秋收冬藏:

第一人称。
这算是车……吧?







锣鼓喧天,十里红妆。


街上车水马龙。挤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我只看到乌压压的人头。


娘亲抱起我,“囡囡,看那个!”


哇,好大一顶轿子!


娘亲很兴奋,说个没完:“那个呀就是花轿,新娘子就坐在里面啦。这顶轿子好好看,那流苏,那花样……”


我撇撇嘴,想起了教书先生痛批贪官时痛心疾首的表情:“民脂民膏!民脂民膏!”


我没嫉妒。


一旁卖豆腐的大婶捂嘴打起了趣:“囡囡以后成了亲,说不定也有这么漂亮的轿子呢!”


“嗨,嗨,别瞎说。要是我们囡囡能有这靖王妃万分之一的福气,我就谢天谢地喽!”娘亲笑着回嘴。


啧,谁稀罕。


“哎呀你可说到点子上了,这靖王妃呀真是好福气,且不说这靖王爷是当今天子的幼弟,立下过赫赫军功,前途无量;单是看靖王殿下的一张脸,就可算是知道这靖王妃这是修了三世的福分哟!”麻婶插话道。


麻叔不乐意了:“说得你真的见过似的!”


麻婶说得正开心,冷不防被麻叔打断了,当即骂了回去:“你个死老头子懂什么!这是我听隔壁翠花说的,准错不了!”


我打了个哈欠。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好烦。


我都快要睡着了。隐隐约约听到他们说:“靖王妃好像是姓梅吧……”


管他姓什么,反正新娘不是我。


哼。


END.

评论

热度(40)

  1. 秋收冬藏秋收冬藏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秋收冬藏
  2. 雨夏晴冬秋收冬藏 转载了此文字
    小姑娘太傲娇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