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夏晴冬

那我就发出点不一样的声音。

文件另存为:

清江:



我想说的其实都被重门老师说完了,但还是努力地再挤一些其他东西说一说吧。
我也反感过度ooc,这没什么好否认。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新手作者们不必害怕。
新手、ooc和过度ooc,是并不相同的三件事情。
每位作者都曾是新手,每篇同人都会存在ooc,但只要你塑造的人物没有偏离原作大主线,不会有人特地去给你鸡蛋里边挑骨头。
新手的度容易把握不好,大家都知道这件事,但只要你曾经用心钻研,一定能从你的文字中看出钻研过性格的痕迹。
所以不用太害怕,想写就写,没在怕的。
只是别纯粹为了自己开心,披着人物的外壳和名字,去写两个和他们完全无关、完全不相似。
甚至会有些让人感到不适的人物就好了。


独钓冰窟:



就事论事发散一下,不针对任何人。我不会写小论文,就给你们写段相声吧。

  


我尊重你发文的权利,也希望你尊重我发声的权利。

  



  


现在言论一边倒,那我就说点不一样的。毕竟鲁迅说偏听则暗   
   

    

    (鲁迅:我TM没说过      

   

  


在我看来,撕逼掐架腥风血雨挂墙头都不是什么可怕的事。

  


最可怕的是捧杀。

  


捧杀啊记住了【敲黑板

  



  


我理解同人圈里这种创作者至上的鼓励风气,谁不喜欢听夸奖呢(我也喜欢)对于好的创作者,我们不吝赞美,对于努力的创作者,我们也给予鼓励。

  


但这不意味着所有读者都必须说好话。

  


或许创作者都会有过这样的疑问:我写/画得好吗?我是不是应该这样做会更好?

  


粉丝喜欢太太,肯定都会说:不不不太太你已经很棒了!你这样就很好!我觉得你的XXX特别好我特别喜欢!!【以下省略彩虹屁套路一千字

  


作者可能偶尔还会产生这样的困惑,但她不会得到一个客观的答复了。于是在甜言蜜语下,她麻木了。她安于现状甚至逐渐自大,不再问了。

  


这不是喜欢她,这是在毁了她。

  


在此感谢一下那些指正我问题的人和骂我骂得狗血淋头的人,虽然很想揍你但还是谢了(。

  



  


说回瞳耀。

  


我算是很早入坑的了,当时tag才100左右吧。我真是把瞳耀当儿子一样看大(。那时能吃的粮一只手数得过来,苦得小白菜地里黄,天天和基友流泪割腿肉互喂。但那个时候总还怀有希望,觉得我再努力安利一点就会好的,等更多人看了SCI,更多的文画手入坑,就会好的。

  


后来瞳耀逐渐热闹了起来,产粮的人也多了,tag涨到了4000。

  


好了吗?

  


或许吧,我不知道。

  


看着满屏的怀孕生子流产堕胎,娇滴滴哎呀呀的展耀,霸道总裁妻奴白羽瞳,我真的不知道。

  


(不针对生子就举个例子)

  


好的文确实有,但能在tag里一眼看到它吗?很难的。

  


OOC的文因为梗讨喜热度成百上千,正经的好文看的人寥寥无几甚至上不了榜单。

  


最后心寒的是谁?最后走的人是谁?

  


醒醒吧,你要维护的到底是什么?

  



  


我好几次跟亲友说我想退圈了,我画不下去了这根本不可持续发展,我觉得我在看悼亡者之瞳x王者荣耀。然而还是不停地在被摁头强行续命 

  


我喜欢他们的兄弟情,他们的默契与信任,日常打闹,他们互为枷锁又互相救赎的独一无二性。然而每次扫tag都觉得,我好像和大众喜欢的不是一个瞳耀。

  


我不是说生子不行流产不行。可以。当然可以写。梗是没有罪的。

  


错的永远是OOC。

  


白羽瞳不会跪在地上泣不成声撕心裂肺说我错了是我害了我们的孩子,展耀也不会变成无理取闹作天作地成天撒娇的孕夫【那不是公孙吗(ntm

  


只要展耀还是展耀,白羽瞳还是白羽瞳,那要写什么梗都是你的自由。我可以不喜欢,但我尊重你。

  


但同样的,你在创作的时候,就应该做好对它负责,为它承受褒贬的准备。鲁迅一代文豪不还照样被人指着鼻子骂【鲁迅:我不是我没有你别胡说

  


当然搞事的杠精KY智障直接手撕吧这种人的话不需要听。

  


我敬佩那些有勇气站出来发言的人。不管他们抱着什么样的目的,至少他们指出了这个圈子里存在的问题。当然,也希望注意一下分寸和形式。毕竟建议和意见是有区别的。

  



  


就想到这么多。

  


一句用烂了的话,同人创作就是戴着镣铐跳舞。你既然选择了戴上枷锁,那就要承受住它带来的重量。你跳成四小天鹅还是老巫婆扑腾都是你的事,但你要敢把镣铐摘了放飞天际,你看你会不会被吊起来打。

  


当然我也不搞双标政策,我今天说了这些话就说明我会接受任何合理的,槽我挂我骂我OOC的言论。只要你认为我OOC了你就可以说出来,甚至你觉得我画得难看你都可以告诉我,我会听的我不会骂你哒。

  



  


我的观点就是这样,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欢迎发表自己的观点。不要吵架不要引战。

  


不针对任何人,不要对号入座。

  



  


还有一个事,一些瞳耀无关的,还有RPS拜托不要打瞳耀tag了。

  


真不是我圈管,这算是真人剧圈约定俗成的原则之一。

  



  


大家一起努力吧。



静水下的深流——评I don’t sell coco

迟到的评论。因为是被朋友安利过来的,实体书也是借朋友的,所以看完之后就已经是几天前的事了……不知道锡兰之红太太现在还能不能看得到这篇评论w…… @❀锡兰之红

 占Tag致歉。

 

自知语言水平和文字的精巧程度不及之前给太太写长评的姑娘之万一,但还是在这里冒昧写下一篇算不得长评的长评,聊表钦佩之情。

 

这是一个充斥着荷尔蒙的故事。Thor与Loki之间,Hela与Varlkylie之间,都充满着性张力。Thor和Loki的爱与恋是一场紧张刺激的拉锯战,起,承,转,合,无一不是火花四射山崩地裂。两位主人公的心路历程也可谓是精彩至极:由挣扎与迷茫,到反抗,最后对人类原始本能的遵从,在充满摇滚及朋克气息的背景下激荡成文,看得教人心惊胆战,肝胆俱裂。

 

但是除却Thorki的爱情故事后,剩下的部分依旧精彩无比,并真真正正让我为之落泪。它依旧围绕“爱”,但这种“爱”并不是情人间那种热情似火缠绵悱恻的浓烈的爱与欲,也不是朋友之间那种相互敬重淡若溪流的朋友之爱,而是长辈与晚辈,父母与孩子那种原始的,有点奇怪,有点野蛮,既可以被俗世清规戒律束缚,又可以跳出所谓传统与道德窠臼的爱。

 

此爱比山更沉,比水更重,纯粹美丽若钻石,几乎从不会显山露水。

 

如同静水之下的深流。

 

I don’t sell coco中,有两个非常亮眼,扮演了父母的角色:Laufey和Frigga。

 

Laufey是一个拥有多重身份的人,他是朋克乐者,是不安于“安逸”生活的古怪老头,是瘾君子,也是Loki和Hela的父亲。他很叛逆,也很“酷”,他拒绝接受陈规的捆绑,在泥潭里仰望星空自娱自乐。Laufey的动人之处在于他对自由的崇拜,对现下生活的随波逐流,对世界上所谓道德规则的反抗。

 

而Frigga则更为有趣,她是一个在人意料之外的角色。她年轻时也像Laufey一样酷,甚至比Laufey更酷,但是她却是最让人大跌眼镜的那个人:“当所有人以为你要跟我们一起下地狱时,你却选择了天堂。”她选择回归正统,回归到那种被绝大部分人推崇敬仰的生活模式。Frigga的心路历程更为难解,她很矛盾,这也是这个角色吸引人的地方。

 

Laufey和Frigga同样是为人父母,但他们的育人方式却截然不同:Laufey从不会避讳性,酒精与药物,他几乎是用一种放任自流的方式对待他的子女。甚至在年轻不再的时候画眼线,跳热舞,偷车子(顺带把Thor的那辆豪车开进水里),跟美人调情。在他面前,他的孩子反倒像是头疼自己叛逆儿女的父母。

 

Laufey是个很极端的人,他会爱得一塌糊涂,也会恨得坚定不移。他的对待子女的以及自身生活的方式是很散漫的,他好像从来不会管那么多,怎么舒服怎么来,他就是一个“完完全全自由的、奔放的家长”。但是在这种散漫的背后,他有一点是非常值得让人肃然起敬的:对自由的崇拜。

 

是的,“崇拜”。

 

“崇拜”是一个非常神圣的词语,它脱离了肉与欲,是一个人精神的所在,是信徒的快乐之地,是一座巍峨矗立的象牙塔。Laufey对任何事几乎都是随心所欲的,唯独对“自由”始终紧咬不放。在与“正常”格格不入的表面下,更深层次的,是他对自由的信仰。自由是他的驱动力,决定了他的人生态度,决定了他的育人方式。他不会选择“克制”,因为他相信原始的自由。他是完全跳脱在规律和束缚之外的人。

 

他放任儿女,却并非是不爱,而是太爱(尽管他们一家都认为爱“恶心巴拉”)。正因为他崇拜自由,他也让自己的孩子得到自由,他把生活的选择权还给自己的孩子,让他们选择自己的信仰,选择自己的生活。

 

他怎么会不爱他们?只不过他把爱埋藏在那些随口而出的脏话与打打闹闹之下,比常人更难发现罢了。

 

关于Laufey对孩子的爱,小说里有一条暗线。

 

Laufey之前有一架非常宝贝的钢琴。对于这架钢琴,小说里有这样几个镜头:

 

①“别动我的,钢琴。”……反手翻开钢琴盖就是一顿猛敲……把Laufey怒吼声关在了房间里。(I don’t sell coco番外)

②他(Laufey)把自己从地上抱起,忘记关上钢琴盖子,也忘记了自己的香烟不小心落在琴键上。当他(Loki)重新回到家时,家里最占地方的那架钢琴不见了。钢琴凳被塞到阳台上,积着灰尘,上面压着一把不会再用的破吉他。

③当他(Loki)重新回到家时,家里最占地方的那架钢琴不见了。钢琴凳被塞到阳台上,积着灰尘,上面压着一把不会再用的破吉他。

 

钢琴线就是这条暗线。钢琴是世界上美妙乐声的发出者,Laufey爱音乐胜过他自己的生命,毋庸置疑,Laufey非常爱惜他的钢琴,甚至宝贝到碰都不让人碰。

 

他把儿子喜欢的、最好看的那个红气球扎在凳脚上。

 

然后在小儿子生病时,卖掉了他最宝贝的钢琴。

 

因为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得上他的小Loki。

 

Laufey其实很爱他的孩子,很爱很爱。虽然他这个老爹当得并不是那么合格。

 

他基本不会说什么“肉麻兮兮的话”,只会静静地旁观。

 

《I don’t sell coco》中Laufey对儿子谈恋爱的态度有个很有趣的转折。Loki之前跟Thor一直别别扭扭,Laufey在一旁就像看好戏一样怂恿Loki跟Thor“打一炮”,但是当知道Loki真的要跟Thor交往时,老头子马上发火了:“他还不如一个GV明星呢!”

 

然后难得一见地真情流露:“我就想告诉你,你这样说不定会被他伤害到的!”

 

“而我,作为你神经病疯疯癫癫的老爸,我不允许!”

 

他对Loki和Thor谈恋爱的反应非常激烈。“父母爱子,莫不为其计深远。”Laufey认为Thor这样的人是要回归到那种高产阶级的生活的:他曾经受过伤,那个人曾经就像Thor一样——一样的身份,一样的叛逆。他更害怕Loki受他曾经受到过的伤害,他“不允许他们该死的一家子在伤害过了我们以后再他妈来伤害你”。

 

过后Laufey再跟Thor再来了一次长谈。在患得患失上,Loki跟Laufey简直是如出一辙的神经质。但最终Laufey认可了Thor:“这是我儿子的男朋友。”甚至在Frigga闹上来的时候,以一种护犊子的姿态护着这对小鸳鸯。这里有一个细节:Laufey回怼Frigga的时候,说出了一些关于Thor生活习惯的细末。

 

“我知道他轻微的海鲜过敏,知道他不愁焦油含量超过15mg的烟,知道他其实讨厌和人应酬,去猜测别人的言下之意,还知道这个小鬼头爱表现原声过待在办公室里头算那堆乱七八糟的天文数字。”

 

连对儿子的男朋友都观察得如此细致,就更不要提对儿子的了解是有多透彻了。

 

他知道Loki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在得知自己病重之后一直瞒着Loki。

 

Loki得知后大发脾气:“这是你们瞒着我的理由,觉得我他妈是个多事的贱人?”

 

而Hela的回应其实也是Laufey想对Loki说的:“Laufey不希望你知道后像对待病人一样对待他,他不想看到你为此愧疚,然后同情他!”

 

其实到了这里,我倒不认为Laufey只是纯粹地不想让Loki担心。他了解Loki的心理,Hela对Loki的评价是:“家里最会虚张声势的那个。”Laufey在Loki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他深知Loki的小九九,深知他内心的别扭,他明白Loki否认“爱”太久了。

 

在这一点上,这家人都是如此。对恶,对丑,对性,对瘾毫不避讳,却惟独对“爱”(尤其是那种纯粹的爱)别别扭扭,避之不及。

 

他说:“用‘恨’表达‘爱’的小混账。”

 

Laufey在Loki的成长史里,既是父亲,也是母亲;他是那座古旧的钢琴,也是那只鲜艳的红气球。

 

到了最后的最后,Laufey要离开了,他朝着Thor给了一个微笑:“有人将陪你继续旅行。”

 

这句话是对Thor说的,也是对Loki说的。但是同一句话却有不同的意思。

 

他喜欢Thor:不要怕,别信“安全区”的那套假话,我儿子在你旁边呢,做你自己就好。

 

他爱Loki:继续前行吧我的傻儿子,有人会陪着你的。

 

“有人将陪你继续旅行。”

 

这句话是对Thor来说,是鼓励;对Loki来说,却是祝福。

 

“让被爱的人感到自由、舒适”,才是最深层次的爱。

 

这是一个父亲所能给予孩子的最大的爱。

 

那Loki对待这份亲情的态度又是怎样的?

 

其实不难看出,Loki也曾深爱着Laufey。

 

在Banner在为Loki进行心灵治疗时,Loki脑海里浮现出的画面是这样的:

 

 

他(Loki)看见一架钢琴。老旧、布满伤痕的木架钢琴。琴键已经略微泛黄,坐在椅子上弹奏的是他最熟悉的那个人,Laufey。

……

他会在六岁小孩的面前破口大骂,肮脏字眼一个接一个地冒出来,但他也会把最好看的那个气球留下来扎在凳脚上。

 

 

Banner把他这一时期的治疗归结为:“重拾如何回馈以爱的能力”。

 

“这是一种最纯粹,最原始的情感状态。也是最健康,最质朴的回馈方式。”

 

但是到了后来,这份情感怎么就渐渐被“遗忘”了呢?

 

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原文中Banner说:“随着成长,我们有了更多更复杂的情感。我们不仅仅会爱一个人,我们也会恨一个人,慢慢地我们就会忘记当初自己是如何去回报的……”

 

皮克斯之前有部动画电影,电影名就叫《COCO》(不过这个Coco其实是曾曾祖母的名字)。

 

Coco和Loki一样,都是因为“恨”选择了掩埋“爱”。

 

但在故事的结尾,Coco记起了父亲的爱,Loki也记起了父亲的爱。

 

事实上,Loki对于重新记起这份爱的态度更值得让人玩味,Loki在窥知自己对这种爱留有眷恋时,他的心情居然是焦虑不安的:“那么故地重游能缓解一些来自对过去惋惜怀恋产生的焦虑吗?”

 

Loki游玩了太久,性与酒精的麻痹让他快忘掉了爱与被爱。他对于所谓的“爱”嗤之以鼻,明明眷恋爱却又想把它丢弃。他害怕得而复失,他害怕不被爱,所以他把自己埋藏在“不爱”的面具下。但是这幅面具他戴了太久,久到自己都快忘记了“爱”的存在。正是他知道爱,害怕爱的威力,恐惧爱的束缚,所以他窥探到内心的零星爱意时着急了:你怎么能爱呢?你不怕被伤害吗?

 

他的自我保护机制对他说的是“不爱”,所以他也理所应当的认为应该“不爱”。

 

在故事中,Thor是Loki的救赎者,Thor让Loki重拾了“爱”的能力。但是Loki最初学会的“爱”,却是来自于Laufey。

 

Laufey是父,是母,是引导者,是Loki生命之初的教育者,是对Loki人生观,价值观,审美观产生最原始最深远影响的引路人。

 

他的言行与精神,早就刻在了Loki内心的最深处。

 

《Coco》里面有一首歌叫做《Remember me》。

 

埃克托对女儿这样唱:

 

“Remember me

  记住我吧

  Though I have to say goodbye

  尽管不得不说再见

  Remember me

  记住我吧

  Don’t let it make you cry

  不要为之哭泣

  For even if I’m far away

  即使我身处远方

  I hold you in my heart

  你仍旧在我心上。”

 

而Laufey对Loki这样唱:

 

“死亡是一扇我们所熟知的门,

  我有话想说,但也仅仅如此。

  死亡时一扇我们所熟知的门。

  我只是提前拉开了门把手。

  这扇熟知的门。

  这扇仅仅是让我们来来去去的门。

  这不代表从此你们孤立无援。

  这不代表一切都到终点。”

 

世间的爱大抵相同,没有起点,亦无终止。

 

这种纯粹原始的爱逐渐被剥离了层层泥沙,显露出它惊人的璀璨,在平滑的水面下掀起汹涌的暗流。

 

它跨越了距离,超越了时空,贯穿了生死。

 

在生与死面前,在父亲最后的歌声里,孩子们终于记起了最开始那份永恒绵延的亲情之爱。

 

Coco重新拼接了父亲的照片;Loki在浴室里嚎啕大哭。

 

“归根结底,你不会忘记你如何爱过一个人。”

 

木頭火車後備車長:

Chestnut:

胭脂雪冷更新被限流呜呜呜:

超好用!感谢!
造福首页小伙伴!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喜之狼·LoFoTo:

时光

也许,历史的妙处正在于此,它不仅是关于过去的事件,还可以是关于现实和未来的寓言。

老农民格雷:

Thor的深思
-
提问:谁是亲生的?
-
看完雷三
这绝对是漫威这么久最棒的电影
看了两遍剧情完全不腻啊
抖森的颜真是逾攀高峰❤️
-
锤基我是吃定了
-
FROM
格雷

阿残: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感觉小火花这个设定很色情啊[允悲][允悲][允悲][允悲]这个小操作简直就是小情趣啊,你想想开车的时候,挖槽了这就是玩电击play啊[二哈][二哈][二哈]太TM刺激了,锤锤跟铁罐学坏了也未必是件坏事哈哈哈哈哈哈哈腹黑锤超带感啊!(可能是基妹的坏事[二哈][笑而不语][笑而不语][笑而不语][笑而不语])

bvslime:

回中庭再不怕什么自由落体。博士:MMP

婚车

小姑娘太傲娇不好

秋收冬藏:

第一人称。
这算是车……吧?







锣鼓喧天,十里红妆。


街上车水马龙。挤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我只看到乌压压的人头。


娘亲抱起我,“囡囡,看那个!”


哇,好大一顶轿子!


娘亲很兴奋,说个没完:“那个呀就是花轿,新娘子就坐在里面啦。这顶轿子好好看,那流苏,那花样……”


我撇撇嘴,想起了教书先生痛批贪官时痛心疾首的表情:“民脂民膏!民脂民膏!”


我没嫉妒。


一旁卖豆腐的大婶捂嘴打起了趣:“囡囡以后成了亲,说不定也有这么漂亮的轿子呢!”


“嗨,嗨,别瞎说。要是我们囡囡能有这靖王妃万分之一的福气,我就谢天谢地喽!”娘亲笑着回嘴。


啧,谁稀罕。


“哎呀你可说到点子上了,这靖王妃呀真是好福气,且不说这靖王爷是当今天子的幼弟,立下过赫赫军功,前途无量;单是看靖王殿下的一张脸,就可算是知道这靖王妃这是修了三世的福分哟!”麻婶插话道。


麻叔不乐意了:“说得你真的见过似的!”


麻婶说得正开心,冷不防被麻叔打断了,当即骂了回去:“你个死老头子懂什么!这是我听隔壁翠花说的,准错不了!”


我打了个哈欠。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好烦。


我都快要睡着了。隐隐约约听到他们说:“靖王妃好像是姓梅吧……”


管他姓什么,反正新娘不是我。


哼。


END.